88必发娱乐官网 > 巫女选婿 > 727、最后几天

727、最后几天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,若伊都是取大舍小,暂时将这些小巫力球都存在冰裂球内,甚至可能到一个月期满的最后一天,她也未必会吸收掉它们,只会一直将它们存在冰裂球内,等到非用不可的时候才会考虑吸收掉它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小了,吸收时的痛苦却与大巫力球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却变成了非用不可的时候,蚊子再小也是肉,她多一格宁的巫力,就等于是多一点点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巫力球里的巫力不多,但胜在数量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犹豫了一下,咬咬牙,怕慢刀子割肉的过程中太痛,她会经受不住痛楚而选择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干脆一次性的将这些小巫力球都吸收进了体内,不让自己有半点后悔的机会,想着要痛就一次来个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真没想到,会那么痛!

        体内有她那伴有龙运的巫力镇压疏导已经减少了大半的痛楚,但那一小部分也足够让她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人就像被无数把刀子在身上切割着,一下又一下,没完没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若伊内心抓狂,将身上的床单都抓成了碎条,最后连意识也消散了,脑海里只剩下痛、痛、痛、快痛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若伊也不知道自己痛了多久,当她意识清楚时,整个人就像是被拆开又重新组合过,身上没有一处是不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活着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活着就好,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慢慢的睁开了眼,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,所有的巫力都吸收完了,只需要再给她几天的时间,她就可以将这些巫力分别梳理清楚,然后与自己体内的巫力融为一体,彻底的变成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屋内已经安静很久了,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若伊听到外面雷浩天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艰难的眨了眨眼,不可置信,这屋子的隔音效果做得有多好,她可是清楚的,门都是关得好好的,她怎么可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呢,一定是她听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进去,现在是关键时候,不能打扰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听到了曹陌的声音?这次又听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担心啊,这都已经十二个小时了,屋内一点动静也没有……”雷浩天的声音已经不能称之为焦急了,都快疯狂了,他朝着曹陌吼道:“你就不怕她有个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怕,她有什么我都跟着。”曹陌的声音很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不是听错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动了一下,一动就痛,痛得要命,但浑身上下都湿透了,像被淋了一场大雨一般,衣服都沾在身上,让她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……曹陌……哎哟……”若伊苦了脸,真想哭啊,才说了三个字,那个痛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连说话都这么艰难,而且声音还这么小,外面能听得到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不到,他们就不会进来,总不能让她这样在床上躺个三五天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不用三五天,估计再半天她就饿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饿好饿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怎么样通知他们进来?哪儿动动都痛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现在也只剩下动脑子了,她觉着自己从没这样努力思考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还真让她想到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子不能动,脑子能动,那就用巫力好了,就当是练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放出一缕巫力,控制着巫力缠到了手把手上,然后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不行,再来一次!

        试到第三天,门咔嚓一下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ye……啊……”若伊得意之下,一下子欢呼出声,剧痛再一次袭来。娘啊!

        门咔嚓那一声,简单是一个信号,几乎同时,曹陌冲了进来,雷浩天紧随在后,连冯子鹰都倚到门边来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痛死了。”若伊眼泪汪汪的,她连哭都不敢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陌手足无措,心疼,“告诉我,要怎么样才能让你舒服一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浩天与叶琳娜相处这么多年,对于巫女的事比曹陌要了解得多,他看得出来,若伊是精疲力尽,马上道:“我去放一缸热水,让她泡个澡会舒服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放好水,从浴室出来又问若伊:“你上次在镇上乱买东西,里面可有消除痛楚和疲劳的巫药,或者养伤之些的药?有的话,加到水里效果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伊眼睛亮了:“有,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陌听她的指挥,将巫药找出来,一一加入水中,这才抱着若伊进了浴室,他又有些为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是他的妻子,可是他现在的身体并不是他的,而席陌还在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也想到了,她也觉着别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我直接放水里,拉上帘子,我自己来。”若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陌依言将她放进了水里:“你能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若伊点点头:“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行也得行,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帮她,她的状况不能给任何一个外人知道,不然一定会传到席丝她们的耳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陌将席子拉好,若伊催动巫力,像开门一样,慢慢的控制着撕开身上的衣服,将碎片丢到浴缸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泡热水浴还真是一个消除痛楚和疲劳的好办法,何况里面还加了巫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若伊觉着自己终于是又活过来了,摆脱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惨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巫药真好,看来还得趁这些人不敢得罪她的时候,再去刮一些回来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强撑着用大浴巾将身子擦干,使用巫力将睡衣撑起来套在身上,当做完这一切,她觉着自己像跑了个两万米,差点腿软直接又栽进了浴缸里。还好,曹陌听到不寻常的动静,及时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。”曹陌将她抱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拉扯着曹陌的衣袖道:“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陌将她抱到厅内,放在沙发上,拿了几个靠枕给她垫着,然后将一早就给她准备好的菜肴都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些?”若伊有些嫌弃。“我想吃鱼片粥和猪肉馅的饺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让他去做。”曹陌满口答应,端起牛奶送到若伊嘴边:“你先喝点儿,垫一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旁边看热闹冯子鹰一下子站直了,他去做,那个他,该不会是指他吧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曹陌回头:“你去给她做碗鱼片粥,再包一盘猪肉馅的饺子来,要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哎,为什么是我?”冯子鹰想不透了,这一日三餐是他做,他认了。可这半夜加餐也得让他去做,当他是什么,累不死的牛吗?

        曹陌凉凉地道:“给你半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半个小时,你当我能变出来?至少一个小时。”冯子鹰气得朝着曹陌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给你一个小时。”曹陌妥协,还冲冯子鹰笑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子鹰楞了,他才发现自己上当了。他不是该坚持不去厨房做宵夜吗,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这样?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他是男人,一个字一个钉,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子鹰只得老老实实的出去做若伊想要的宵夜。

        熬过了第一天,第二天若伊就要舒服得多了,她没敢再多休息,直接就开始将体内的巫力渐渐转变成自己的。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做,效果也很好,这个时候突然加快,也没什么影响,后果只不过是她很累很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直过了五天,她才勉强将体内的巫力终于转化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看不出来,你还真拼命。”冯子鹰将若伊要的佛跳墙端上碗,嘴上凉凉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拼命不行啊,我得保住你们的命。”若伊一脸的不设防,有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冯子鹰的眼神微动,他的心口紧了紧,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他不喜欢这种感觉,好像他心里一直固定的什么东西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如逃一般往外走:“我忘了端点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厨房,那种感觉也没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了两口气,从烤箱里将他刚烤好的布丁端了出来,细心的在上面浇上了糖浆,还不忘切了两个草莓,摆成了两颗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好了,他看着碗里的两颗心,差点拿叉子将布丁直接给搅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颗心好刺眼!

        他恨二叔选择了她,他不会认同他们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鹰。”软软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子鹰手一抖,手中的叉子快要碰到草莓时,转了个方向,只是轻轻调整了草莓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头,望着站在流理台另一端的席丝,紧张得立即将眼神给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鹰。”席丝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子鹰立即往后退了两步,他仿佛想起了布丁,又急忙将放布丁的托盘端起来:“无事的,只要你好,我没事。”他的声音很低沉,话里带着一些失落与隐藏不了的深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席丝的眼睛闪了一下,伸手抱住了冯子鹰的胳膊:“是我不好,我真没办法。你知道的,我想生个女儿,我想与你生个女儿,可是她偏偏提出了这样的条件,早知道,我就不该将席陌送过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子鹰低下了头,只盯着布丁:“怪不得你,是席陌自己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席丝听他这样的语气,心里很是得意,又道:“现在她气势很盛,我也没有办法与她正面交锋,才会不得不退让。她最近在做些什么,与什么人有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子鹰犹豫了一下,没回答而是反问:“如果她死了,我还能回到你身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席丝听了他这话,眉微微皱了下,没回答,只道:“你将知道的事告诉我,我才能把握住主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五天,她送过去的巫力球已经不足一天的一半量,可是楼上一点动静也没有;送出去的求助信,也没得到回复;两天后马上就是期限的最后时刻,她有些不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……”冯子鹰身子一晃,马上将托盘放在流理台上,摇了摇头,又道:“她最近……啊……”他抱住了头,发出了痛苦的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席丝脸色大变,她怕若伊发现,才没敢在冯子鹰上使用巫力查看。不过就冯子鹰现在的样子,只怕是若伊在冯子鹰的身上下了禁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痛,好痛……”冯子鹰痛苦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席丝失望极了,更加确定冯子鹰被下了禁言,她气呼呼的转身离开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子鹰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些狡诈,想从他这套话,哎,要是能让她套走,他这几十年如何能卧底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装了会儿,才像缓过劲来,端着托盘,苍白着脸上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上门,冯子鹰松了口气,将布丁往若伊面前的小几上一送,道:“席丝刚才来套我话,想打听你最近的情况,只怕她是按捺不住了。”要不然,怎么会向他施美人计,终究,他可是她的耻辱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耸了下肩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心思都在布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陌也有些不安:“这都五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月樱的预知是对的,应该会很快发生才是,怎么五天了都没动静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忐忑了:“要不,你再问问?”

        若伊立马摇头:“不行,不能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要是问的话,老师一定会冒险施展预知术的。老师现在是魂体,又要保住她和曹陌留在那边的身体和肚中的孩子,要是再施展预知术,老师会魂飞魄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自己,牺牲掉老师,这种事打死她也不做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陌叹气:“我是急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望向若伊的脸笑了,心里更加的舒坦,这才是他爱的小女人。小事上迷糊乱来,大事上永远掂量得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两天。”冯子鹰听不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,不过他也能感觉到沉重的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蚱蜢,要是若伊失败了,他们都没有活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将布丁挖完,顺手又将曹陌面前的那份顺到自己面前,挖了一大口塞进嘴里,咽下后才道:“是啊,只有两天了,这两天我得加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冲着曹陌和冯子鹰勾手:“有件事得交给你们去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曹陌和冯子鹰马上问,连雷浩天都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又塞了一口布丁,吃下后才道:“当初大哥将打开时空通道的魔咒拓了一份藏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只老狐狸!”曹陌没忍住,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是一行步看三步,楚轩森是行一步看十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还真得谢谢他当初的谨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交给我。”曹陌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伊笑:“当然交给你,我晚上要去地下秘室偷巫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无主的巫力,吸收时不痛,根本不需要转化就能成为自己的,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要白不要啊,最后两天,她是打主意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动手?”冯子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陌道:“就今天晚上,她去偷巫力,我去偷魔咒,你留下来与爸一起替我们打掩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子鹰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  /book/517/6074234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mx99.com。88必发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mx9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