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官网 >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> 第741章 兵临西平府

第741章 兵临西平府

  所谓的军阵非天子令不散,帅臣非天子令不卸甲。这是规矩。

  于是陶节夫相爷出事的现在,没人去讨论高方平下一步要怎么折腾了,只能随他大小便了。

  就算陶节夫相爷不出事,就算高方平没有天子剑,枢密院也只能指挥高方平怎么打而已,却不能解散高方平的远征军。这就叫军阵非天子令不散。

  赵佶批准之后组成的国战军阵,朝廷是没权利解散打散的,只有赵佶有这个权利。然后现在高方平持天子剑,连大宋军相也不能理事了,赵佶关注度也移开,那就再也没人管高方平怎么干了。那犊子就是直接打穿西夏,打进辽国去也没谁说他了。

  白池草原战役大捷后,可以说再无后顾之忧,西夏已经基本“死了”。

  自此可以宣布,西夏主要有生力量已被高方平歼灭。作为防守方,他们不自己作死的话还会有些防守余地。但想做进攻方,没个二十年喘息是没可能了。

  至此一来,高方平的命令到达永兴军系夏州行营:令刘延庆部正式发动夏州攻坚战,须夹大胜之威,在秋收时节前吃掉夏州。

  高方平没进夏州帮忙,没那个必要,刘延庆的优势步兵,才是打夏州的真正主力。

  白池草原会战大捷后,高方平稍微整顿后,一鼓作气的以骑兵机动能力直线南下,几乎无抵抗的情况下拿下了盐州。

  对种师道部的传令也快有回应。老种的人会来接手盐州,顺便接受这批西夏俘虏。政策方面和上一批相同,都是将来和西夏人谈判的筹码。

  这没毛病,若李乾顺敢不要,高方平自己要这八万多劳动力,西夏最终别后悔就行。

  于是这个空档期,高方平在盐州一边修整一边安抚民心,重新调剂粮草补充军资。顺便看守白马军司的那几万俘虏。

  最重要的,当然是消化战果——战马。

  白池草原会战大捷后,活下来的白马军司的马匹是两万五千多。零头五千多匹高方平补充进入自己的部队,一是加强运输机动能力,还可以备用替换。于是高方平部的战马现在接近五万了。

  当然这是极限数字了,对此的维护费用真的很大了。

  其余的两万整数,得到消息的曾弄,已经带着人来盐州接手这批马,要全部转运消化变成财富,那还得有个过程,不过可以预取的在于,将有二百多万贯的财富,会进入到西北转运司的账户。

  以大宋官市的价格,这批战马价值在七百万贯左右。但目下东西多会有个价格下跌过程。然后根据高方平和曾弄他们五五开的规矩,那么至少二百五十万贯会有的。

  曾弄把马带回去后,就代表大宋马政接手了。而马政接手,就代表大宋会强行吸收消化这批军备。

  理论上这是穷兵黩武,在大宋不需要这么多战马的时候加速耗费军费。但实际上对于高方平不重要,无非是蛋糕划分的问题。在目下的重重黑幕和利益团体中,大家默认必须每年花这么多军费,一贯不能少。

  不花在战马采购上那些鲨鱼也不会消停,一定会变着法子花在其他项目上,总之一句话:突击用钱他们也会把军费花完。妈的今年花不完,就代表明年的拨款会减少。

  别说现在的大宋了,这种预算的问题一千年后也这德行,不会变。

  所以高方平这么做不叫穷兵黩武,只是在不可改变大框架的前提下,把别人部分的利益划拨在西北转运司而已,就这么一回事,总能量没增加也没减少。高方平多吃了,无非其他人少吃而已。

  让他们贪污浪费在其他地方,还不如给增加一些军马。

  在以往,随便拿走其他军工复合体的蛋糕问题当然大。可惜以高方平今时今日的威望和影响力,目下又是国战状态,所以高方平动一部分军费蛋糕,那真没人敢跳。

  其实高方平和那些既得利益者抢蛋糕底气最足的地方,还在于用“西北转运司”抢,而没有放入高方平自己口袋。这是正义的制高点,是整个西军以及西北官府的利益,这个群体真不小,他们能在关键时刻成为高方平的底气……

  高方平于盐州大肆发财,数钱数的手抽筋的时候,六月七日朝廷的八百里加急到来。

  传令兵进入了帅帐低声道:“出事了。”

  高方平楞了楞道:“如今形势一派大好,京城能出什么幺蛾子?”

  “陶节夫相爷他……无法理事了。”小兵低声道。

  啪——

  拿在高方平手里的毛笔,也不禁掉落在了桌子上。

  仔细看了文报后,乃是何诗寒安道全等人的会诊诊断:陶节夫他中风了,人没死,不过这个事在后世也没法子,于是陶节夫现在处于流口水的状态,只能坐在猪场专门给他制造的轮椅上度日了。

  陶夫人已经哭瞎了。在江州对蒸汽机攻坚的陶志明,也不得不放下手里的工作,赶回京去看望老陶了。

  帅帐中,许多的将领也神色奇怪的看着大魔王,这种事不会有人随便参与议论,都等着大魔王说话。有些人也觉得由此而来,会导致政治形势改变,一些固有的平衡又要打破。

  高方平一阵嘘嘘,老陶这真的应了三十功名尘和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啊。

  想了许久,高方平道:“我说不上对陶节夫相公有什么感情,但也从未讨嫌过他。和他之间曾有过一些分歧和争执,还有过因利益带来的矛盾,但现在已经成为过去。这个人他有他的毛病和固执,也有过诸多错误。还有他的风骨和尊严。如今这位为大宋服役三十年的老相爷不能理事了,咱们也无法做的更多。但好在,他毕生都挂念宋夏恩仇,宋夏战事如今在我西部远征军努力之下,基本交出了答卷,这就算是对老相爷退休的送行礼吧。”

  诸多的将军各种心态都有,有的直接就是陶节夫的老部下,也有的对老陶不感冒。不过也都在大魔王的引导下,朝汴京方向敬礼了。

  譬如刘法和韩世忠这两家伙,他们曾经是被陶节夫冷藏,后面被高方平启用的,所以他们对老陶不感冒。总之各种心态都会有,这没毛病……

  从出道起就没心没肺的纨绔子弟高方平、经过这些年磨砺,也算性格较为稳定了,骨子里还是那个会嬉笑怒骂的流氓,但戾气真的没有以前重了,对许多事和许多人也懂得敬畏了。

  从来到大宋起,一晃眼已是五个年头过去。

  去年大观四年中,高方平临危受命从北1京出阵起,至今有十三个多月了。大老婆梁希玟来信说,“孩子长的像你,有点瘦,都七个月大了,却不会哭”。

  另外,梁希玟还信中提及,高方平名下的小妾小朵该正式入门了,她十八岁长成了,是个大美女了,也是家里的顶梁柱了。然后啦,高俅老爷又比以前苍老了些。

  这些点点滴滴,其实就是高方平心理的“沉淀”。

  这一晃眼许许多多的物是人非,这些都是“成长的烦恼”,也是人生的意义。

  一年多的行军征战,高方平的颜值仍旧很酷,和以往不同的在于脸色更加苍白了些,如今不但儿子有了,嘴边也有了些“嘘嘘的胡渣子”。颇有些后世那国产凌凌漆的风范。

  最要命的在于不知张商英他什么意思?他匠作监制造了一把特制杀猪刀,以吏部的名誉送来给高方平,那把造型土到冒泡的杀猪刀上,刻画了“民族英雄”四个大字。

  我@#¥

  然而这等于“组织部”的奖状,高方平也只有每到升帐的时刻,就把杀猪刀供奉在桌子上,算是专杀畜生的刀。

  然而两天新鲜感过去后,就把杀猪刀赐给了梁姐,她一直没什么兵器,但她却把这把杀猪刀看做了宝贝。

  种师道的人已来盐州接手,所以经过了修整的高方平再次离开盐州,起兵朝西北方向机动,开往西夏重镇西平府。

  所谓一寸国土一片血,该走的路要去走,该拿的利益要去拿,如果西夏不妥协,就要打到他们妥协,那就真要应验了一寸国土一寸血,其实内心里,高方平真不想要这些带血的土地……

  六月末时节,高方平部士气强盛的三万大军,正式兵临西平府城下。

  坚固的大城西平府要怎么打,众人暂时没有底气。

  广阔巍峨的城墙达三丈高,城头上碉楼和垛口数都数不完,许多地方架起投石器,恐怖的在于,守城的西夏精锐右厢朝顺军司的手里,也能看到有西夏神臂弩踪迹。

  弩方面的技术西夏是有功底的,由此,相当于这个时代炮的床子弩,也至少几十架在坚固的西平府城头。

  在远远的阵地上观察着,目力最强的史文恭能清晰的看到,越来越多的西夏平民成为奴隶,正在顽强的背石头上城,加强攻势。

  高方平指挥军队第一次对西平府试探性逼近,得到的结果是,于九百步外就遭遇各种床子弩和神臂弩射击,虽然他们这累装备有限,形成不了真正集群,却也不容小看,试探性的第一波,造成了近百宋军伤亡。

  高方平也不想把他们碎尸万段,人家当然也是要守城保卫家园的。

  于是仍旧只有暂时不做决策,以现在的人力物力要强势打下西平府,当然可以在三天之内破城,但高方平这样的超级奸商,不想付出这样的代价。

  于是那就只有先进行封锁部署,彻底切断西平府对外的联系。

  高方平耗得起,在白池草原击败白马军司后,这样的围困无压力。因为西夏再也没有成建制的精锐可机动了。战力不强的卓洛军司被种师道于兰州处牵制。

  祥祐等两个小军司被刘延庆围在夏州殴打。

  甘肃军司在防备吐蕃人,瓜州的西平军司正在面对蠢蠢欲动的回鸪马贼。

  唯一的最后机动大军司、右厢朝顺军司的七万主力就是西夏最后家底,他们主要集中在兴庆府、西平府、顺州、静州、怀州这几个区域防守。

  西夏已经四面楚歌,是真正的亡国之态。

  最严重的地方是宋人习惯了面对危机。但西夏人却从未想过会出现这样的局面,他们不擅于面对危机,不擅于防守。这就像是苦人吃苦正常,但纨绔子弟一但开始吃苦,那会崩溃。

  以往的西夏习惯了和懦弱的宋军打仗,但现在很抓瞎,他们不会应付这样的宋军了。包括察哥也很不适应这样的宋军……

  /book/258/5791693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mx99.com。88必发娱乐官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mx99.com